<address id="zz9ln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久久小说网 > 穿越者们 > 第74章 陈小美.前引(4)

            第74章 陈小美.前引(4)

              我问阿海到底怎么了。

              阿海告诉我,今天,有一个泰国人找到了他,问他还记不记得泰国的黑老大盖巴?

              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盖巴这个名字,我想这个人可能和阿海过去杀过的人有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阿海接着对我说,以前还未脱离杀手组织的时候,那个黑老大盖巴曾经找到组织,委托阿海去杀害一对和盖巴在生意上有竞争的年轻夫妇。但是现在,那个找到阿海的泰国人,又委托阿海去杀了盖巴。

              我问阿海那个泰国人是谁?

              阿海告诉我,那个泰国人说自己是个警察,因为这些年派了很多卧底去盖巴的公司,结果无一例外都从这个世界上失踪了,所以才出此下策,雇佣杀手去杀盖巴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我很好奇,那个泰国人又是如何知道阿海曾经被盖巴雇佣杀过人。

              阿海也问过泰国人这个问题,泰国人解释道,现在警方的确掌握了一些盖巴多年前的罪证,盖巴指使阿海去杀那对年轻夫妇,只是其中一条,但是因为已经过去了很多年,多半是道听途说,证据不足,所以无法起诉盖巴。

              我希望阿海不要去做这件事,因为我觉得太危险了,毕竟对方是黑老大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阿海却已经答应了那个泰国人,他想为过去的自己做一个了断。显而易见的是,阿海把刺杀黑老大这件事,当成了是对自己的救赎。

              我没能阻拦住阿海,但是我的心中,总是会时常涌起一阵不详的预感。

              而且在阿海离开我,动身去泰国的那几天,我总是做噩梦,梦到阿海被那个黑老大盖巴杀死了,梦到阿海永远也回不来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过了几日,按照日期推算,我觉得阿海应该快回来了,无论家里有任何风出草动的声音,我都会急忙跑出去查看,以为是阿来回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后阿海来果然回家了,但是我看到的确是一个浑身血淋淋的阿海,他踉踉跄跄地推门而入,手里提着一个带血的皮箱,脊背上有一大片触目惊心的鲜血,还有一个血肉模糊的弹孔。

              我惊骇万分,急忙跑过去扶住了阿海,阿海只对我说了一句话,便晕死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他说,那个孩子回来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我顾不上思考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,急忙开车把阿海送到了医院。

              到了医院,阿海躺在病床上,被医生推进了手术室,我守在手术室门外,我的衣袖里藏着一把枪,如果有人胆敢在这个时候暗杀阿来,那么不是他死,就是我亡!

             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,我看到了走廊里忽然冲出来一个年纪约二十岁左右,面目清秀英俊,穿着病号服的男孩子疯疯癫癫的跑了过来,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这男孩子就闯进了阿海所在的手术室。

              我慌忙起身,紧随其后,可是这时候我却看到这个男孩子夺过了医生的手术刀,在自己的胸前划开一道口子。

              医生们慌忙去夺男孩子手里的手术刀,而病床上的阿海背上的伤口还没有缝针,且没有了呼吸。

              我杀心四起,转眼怒视着那个男孩子,我看见这个男孩子哭哭啼啼地说:“宋大人啊,我对不住你,我居然在阴沟里翻了船,我一定要快快醒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我立刻陷入云里雾里,这个男孩子的普通话听上去像是在演电视剧,让我听起来很别扭,而且他口中的“宋大人”又是何许人也?

              我立刻追了出去,因为我瘸了一条腿,我无法追上那个男孩子,等到我跟随男孩子的身影跑到住院楼门外的时候,我看见那个男孩子早已被医生控制住,并晕死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我赶紧回去看手术室的阿海,阿海却已经被医生用一块雪白的布蒙住全身,缓慢地推出了手术室。

              是的,阿海死了。

              因为那个男孩子的突然闯入,导致阿海的无辜枉死,我去找医院讨要说法,医院却说阿海是在手术途中就已经死了,那个男孩子只是刚好在那个时候闯进了手术室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,那个男孩子为什么偏偏在那个时候突然闯进手术室?这不是分明想杀害阿海吗?

              但凡一个智力正常,而且没有动机的人就不会干出这种事,可恰巧在这个时候,医生告诉我,那个男孩子已经被医生判定,是个人格分裂症患者,而他身体中的另一人格声称自己来自古代,是南宋大法医宋慈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将。

              这么狗血荒唐的事情居然也会有人相信?

              我觉得医院是在有意包庇那个男孩子,但是我却不能通过正义的方式为阿海报仇,因为我和阿海都没有身份,如果选择报案只怕警察会首先调查我和阿海的糟糠过去。而且我也不知道阿海趟的这滩浑水,究竟有多深……

              据我的调查,那个男孩子叫路小飞,他的父母都在市里的一所小学教书,而阿海最后的这单杀人生意的幕后老板,正是东南亚某国的警察,我不明白这其中究竟有何联系。

              不过阿海在临死前,曾经对我说:那个孩子回来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——他口中的“那个孩子”,会不会就是路小飞?“那个孩子”又为何要杀他?

              我和阿海也是在二十来岁左右的年纪就开始杀人,而那个男孩子今年也刚好二十来岁,他会不会也是一名杀手?

              为了给阿海报仇,我一直在注意这个男孩子的动向。后来我通过网络上的一篇新闻发现,这个男孩子被关到了xx市的精神病院里的5号楼。

              精神病院的5号楼是专门关了一些自称是穿越者来到现代的精神病人。

              我为了进入精神病院的5号楼接近路小飞,便找了一大堆古代的历史资料来阅读,但是因为我收集到的历史资料虽然很多,却零零碎碎,并不全面,我只好硬着头皮选择了遥远的西汉时代,并且我为了避免医生在测试我的时候露出马脚,我只说自己是当时民间乡村的一介乡野村姑,还编造了一个霍将军的故事……

              当陈小美讲述完她的过去后,楼中的烈焰仍在燃烧,然而陈小美却没有炙热的感觉,她只觉得这里阴风阵阵。

              “哈哈哈……有意思,”田静秋问,“所以,你进入精神病院以后,你对路小飞示好,说他像你前世的夫君,只是因为你想接近他而已?”

              陈小美摇头苦笑,“当然,我只是想从他的嘴里知道,到底是谁想要阿海的性命,顺便杀了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田静秋心中一惊,又问:“但是你在精神病院里,住的时间也不短了,为什么你迟迟没有对他下手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是害怕万一他不说,再打草惊蛇就前功尽弃了,”陈小美苦叹,“你也知道,我现在是个瘸子,早已不是当年来去自如的杀手了,我走的每一步,必须小心翼翼,如若不然,阿海的仇还没有报,我就可能提前死在报仇的路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田静秋想了想,再问:“如果你一直没有机会,那你就打算永远这样下去吗?”

              “其实我一直在为自己找机会,我怕我住在这里的日子久了,自己真的会变成一个精神病,”陈小美吸了口气,“我甚至……每天半夜都会起来跑到那个路小飞的门前,豁出老脸去色诱他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田静秋用仅存的一只充满同情的眼睛看着陈小美,“我觉得你以前当杀手的时候,很有可能是个很笨很笨的杀手。”

              陈小美苦笑,“你猜对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她忽然跪倒在田静秋的脚下,用恳求的口吻说:“你能不能帮帮我,去那个路小飞的梦里,逼问他一下,到底是谁想要阿海的命?”

              田静秋呆滞地站在原地,心中升起无限的矛盾。

              她何尝不想帮助陈小美,告诉陈小美真相?

              因为“她”就是那个被陈小美误会害死阿海的路小飞啊!

              只是刘真心曾对他有所交代,不能像目标人物透漏任何真相,而且就像之前“田静秋”欺骗陈小美的那样,用不能破坏阴阳两界的平衡这样一个蹩脚的借口,来掩饰“田静秋”为何不帮刘真心探索其他病人的内心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“田静秋”的身体缓缓向后飘去,距离跪在地上的无助又可怜的陈小美越来越远……
        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032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