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zz9ln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久久小说网 > 全球收藏 > 六百八十二 招摇 三

            六百八十二 招摇 三

              许四海刚到饭店,就接到京城打来的电话,“投机客明天中午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投机客就是去乌克兰操作老瓦号的那人,这是许四海和京城越好的代号。此人来了之后,会自己找饭店入住,同时还会通知下许四海。

              让他给澳门老何打个招呼,然后这人还会自己去找老何,整个过程看上去和许四海没有一点关系!

              好哇,事情就快要完成了,许四海心情大好!

              镛记;小包房内,三女一男,酒菜的香味充斥着整个房间。

              叶赫那拉英子是豪爽的性格,她频频和许四海碰杯,刘佳林则一步步的靠近许四海。

              “许先生会打麻将吗?”王非开始一点点的套近乎。

              “都是京城的爷们,怎么能不会打麻将,就是不经常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既然会王非在进一步说,不如晚上到他家去打麻将,搞他个通宵!

              许四海现在心情很好,他当即答应斗一场!

              刘佳林大呼许四海爽快,还端着酒杯再次和许四海碰杯,她才喝了一点点就“醉”的不行,眼神迷离倒在许四海的怀里。

              叶赫那拉英子丝毫不见怪,还瞎起哄这是投怀送抱,要许四海赶紧占点便宜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行不行,她男朋友易先生会生气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王非对此也是毫不在意,她还说都是娱乐圈的,男女之间偶尔图个新鲜这很正常,她男朋友易先生有时也会打打野食。“赶紧滴,就当我们不在的!”

              我草,这也太豪放了!

              既然如此许四海在扭扭捏捏的就显得有点小家子气,许四海一手揽着佳林小姐姐,一手还端起酒杯和另外二女碰杯。

              意思是他要动手了,感谢她们的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随后许四海嘴里聊着麻将的事,手上禄山之爪肆意横行,而怀里晕晕乎乎的佳林小姐姐还很配合。

              禄山之爪到达那里,那里就松懈开来,任由采撷随意探寻!

              因为气氛调和,这顿酒足足吃了两个多小时,最后只能请酒店帮忙才能把车开回去。

              许四海在后座中间,他左边为佳林右边为叶赫那拉英子。“左拥右抱,神仙过得日子!”

              小车居然也是开到海景苑,许四海还说他没买大宅子以前在这个住了有十来年,怎么就从来没见到过王非?

              王非说许四海是大人物,神龙见首不见尾,那里能遇上。

              上了电梯,狭小空间里全是当红美女明星,许四海的荷尔蒙再次吗猛烈激发,“今儿咱有福气了,居然一龙戏三凤。”

              叶赫那拉英也开始贴在许四海身上,“你有胆,小心我们仨把你吸干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那也是福气,好多人想还想不到呢!”

              大歌星的豪宅也不过是个四居室而已,就是装潢的比较考究,整个室内基本以西式清淡风格为主,看上去非常干净。

              客厅中间就是一张麻将桌,四把高档的靠背椅子,桌子上方还有个专门的吊灯照着桌面。

              这一切都是为了更好的享受麻将的乐趣。

              有沙发不坐,佳林小姐姐依然抱着坐在许四海的腿上。

              叶赫那拉英子大骂佳林这是看到帅哥发骚了,还不如你们搞一场算了,她还建议许四海使劲搞,给佳林姐姐杀杀馋!

              “不行,可别害我!”许四海接着说:“你们这是想然让我手上沾上脏东西,一晚上走背运!”

              王非吃是已经把桌子准备好了,她听了大笑说许四海还糊涂。

              开战了,许四海的上家为王非,下家乃是佳林,对面是叶赫那拉英子。麻将没啥规则,想怎么胡就怎么胡,越大越凉快!

              原本还“昏昏沉沉”的佳林瞬间清醒过来眼神清亮,英子更是把披肩长发扎起来,一只脚还翘在椅子上。

              拿牌时许四海还说,今天一男三女,要么他大赢要么他大输!

              这把牌王非是庄家,她打出地一张北风,“我们就是这么想滴!”

              第一把牌许四海起来就一塌糊涂,连一客牌都没有,他是不准备胡了想要混到这把结束。

              也就几张牌过去,许四海居然点炮了,佳林胡了他的嵌二条。

              英子看了大笑,还美美的点上细支烟,“许先生今儿您要当炮手了,还是二条!”

              “插的好,拿钱!”佳林笑嘻嘻的伸手朝许四海讨钱。

              这把是小牌,实际也没就几个钱。

              许四海还摆出一副很沉痛的架势说:“同志们,就三分钟舒服代价很大呀!”

              “那也爽了不是!”佳林继续开牌。

              好容易混过两把,接着许四海又是连着点炮,叶赫那拉英还笑话许四海今天就是炮王,是善财童子。

              手背也是没办法的事,再加上又是三女一男阴气太重,许四海无话可说。

              从开始麻将到半夜两点,许四海只胡了两把,还是点炮的,他成了的的确确的大输家,钱钱不钱的无所谓但这手气真的令人憎恨!

              大家都熟悉了,言语犀利的叶赫那拉英还嘲讽许四海,说早知如此开战前许四海还不如和佳林到小房间爽一把,至少还能沾上点荤腥。

              现在倒好,爽没爽到,牌还是这么背!

              “后悔呀!”许四海还随声附和。

              这发话之后新的一副牌又起来了,许四海这幅牌稍有气色,手里有两对风向,还有零散几个饼子。

              几张牌之后,许四海碰北风手里还有一客东风,饼子也摸了好几个,可以开始做混一色了。

              又三张牌之后,许四海马上就要听了,摸到三六并听嵌二饼,摸二饼听三六并。

              结果上家王非听牌,她把手里一直扣着的二饼打出来,许四海刚想吃结果被下家的佳林给碰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背!”许四海只能不露声色的隐忍。

              结果绝处逢生,许四海居然摸了一张六饼他尴尬了,听嵌二饼刚刚被佳林碰了,想要听牌那就是胡绝张危险性极大。

              要是再等等许四海觉得今天自己手太背了,索性心一横就死等二饼,有就有没有拉到!

              谁也没想到只隔了一张牌,佳林既然摸到一张绝二饼,还杠了!

              “胡了!”许四海很开心的把牌推到。

              佳林看了惊叫可惜,还后悔自己这么大的兄还杠什么,浪费一副也就没啥啊。

              混一色,还是抢杠胡,佳林这把亏大发了。

              有了这把绝张胡牌,许四海的牌马上就火了想要啥就能摸到啥,接连胡了好几把打牌,算是把上半夜的亏损给捞回来,还小有盈利。

              早上八点,最后一把还是佳林点炮许四海的碰碰胡单吊。

              佳林付了钱还撒娇说钱都输光了!

              叶赫那拉英:“输光了那就拿肉来补偿!”

              王非一个眼神,叶赫那拉英马上心领神会,他们说下楼吃早茶去,要许四海和佳林姐姐在家好好休息下,她们一个小时后会给他们打包早饭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关门的时候王非还冲许四海咋咋眼:“玩的爽!”

              爽!!!
        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032xs.com